银财苏州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苏州咖啡

陆正耀在7月5日召开股东大会重组董事会,如 ...

  • 1
陆正耀在7月5日召开股东大会重组董事会,如果说目的是为了最大化公司的长期价值,市场和投资者抱有疑问;如果为了监督职业经理人,此时也不合情理。有一点要注意,陆正耀目前依旧是瑞幸的最大股东,从股东至上的角度来看,最大化瑞幸的长期价值可以等同于最大化其个人价值。

一家公司的长期控制权。成立18个月登陆纳斯达克,挂牌13个月后被迫退市,没有一家公司的发展路径像瑞幸(LK.NASDAQ)如此富有戏剧性。

从4月2日自曝可能涉嫌22亿元的营收造假,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直到3个月后的7月1日晚间,瑞幸才公布了一份差强人意的调查结果。

1055.jpg

调查结果显示,瑞幸造假起始于2019年4月,涉嫌该年虚增营收21.2亿元、虚增成本13.4亿元。造假涉及CEO钱治亚、前COO刘剑与其他部分员工与相关方。

这份结果背后,是董事长陆正耀“对调查的阻挠与不配合”以及“文书和其他证据”。董事会对董事长陆正耀的罢免投票将于今日(7月2日)举行。

目前瑞幸的控制权格局大致分为两派:一派为陆正耀和管理层(郭谨一、曹文宝、吴刚)的4人;另一派为两家机构股东(黎辉、刘二海)和两名独董(邵孝恒、庄伟元)。

围绕罢免,大股东与外部董事双方针锋相对,如今已经进入“肉搏战”。

间隔两日,两次对陆正耀进行罢免背后的斗争。7月2日召开董事长对陆正耀进行罢免,紧接着7月5日召开的特别股东大会对陆正耀在内的4位董事会成员进行罢免。

在外界看来似乎都涉及董事长陆正耀的罢免,但背后的意味大有不同。

首先,发起方不同。此次董事会由董事会成员中的外部股东发起,特别股东大会则由大股东代表的陆正耀家族 Haode Invest发起。

其次,罢免意图有别,可以说两次罢免是各自发起方为了争取各自控制权的一场斗争。

陆正耀家族在6月20日宣布了在7月5日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的通知。之所以选择在7月5日,是因为大股东召开特别股东大会需要提前十五至21天通知。

更重要的,由于陆正耀及钱治亚家族信托所控制的公司股东在 7月6日将面临BVI法院的两笔判决,判决主要涉及瑞士信贷对两家公司的债务追偿。

如果不出意外,7月6日的判决生效后,陆正耀及钱治亚所持瑞幸股份及投票权将归于零。陆正耀在此之前必须有所动作。

再看股东大会议程——解除董事长陆正耀的董事任命,解除黎辉、刘二海的董事任命,以及解除独立董事Sean Shao的任命。同时,陆正耀家族提议两名新的独立董事Ying Zeng与Jie Yang。

当时,瑞幸咖啡称这些人被免职是“瑞幸咖啡在自曝造假事件时的董事会成员将悉数离职”,剩余的四位董事郭谨一、曹文宝、吴刚以及独立董事Wai Yuen Chong皆为自曝造假事件之后加入董事会。

这看起来似乎有些大义灭亲——陆正耀家族提议解除陆正耀的董事任命。腾讯新闻《潜望》了解到,甚至为了避嫌,这份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的提议由陆正耀的妻子郭丽春签署。

另外,这次股东大会对Sean Shao的罢免使得特别调查委员会成员全部离职,调查本身也失去意义。

这也是6月26日晚间瑞幸宣称6月24日通知上市资格工作人员取消瑞幸造假上诉听证会的原因。

事实上,腾讯新闻《潜望》通过接近董事会的人士获悉,外部董事成员希望通过此次听证会可以让交易所撤回此前决定,仍旧保留瑞幸上市公司的地位。

设想的理想结果是基于两个方面:调查委员会彻查董监高并将造假所涉人士全部处理,剩下的则是相对干净的;瑞幸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快速成长起来的品牌,品牌本身、门店以及消费数据等具有非常价值。

有分析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外部董事成员之所以尽力保留上市公司的席位,可能他们可能并非像外界所说的“铁三角”,另外两家大钲资本与愉悦资本并没有参与造假,自己也是此次事件的受害者。

另一方面,退市后瑞幸股票进入粉单市场进行交易。粉单市场流通性差,交易规模屈指可数,这对于有相对固定年限的风险投资基金来说,顺利退出将变得难上加难,除非完成私有化或重新上市。

基于此,外部董事也开始发起反击。最先采取的措施是提议召开董事会罢免陆正耀。在现有的除陆正耀以外的7名董事会成员中,该提议以4票赞同、3票弃权通过。当然,外部董事一律赞同,担任瑞幸高管的董事们则选择弃权。

董事会对陆正耀的罢免是基于“内部调查中查到与陆正要有关的相关文件和其他证据”以及“陆正耀对内部调查的配合程度”。

即使在7月1日瑞幸的调查结果公告中,也仅仅是公布了造假起始于2019年4月,涉嫌该年虚增营收21.2亿元、虚增成本13.4亿元。

坐实涉嫌造假的人员包括前CEO钱治亚、前COO刘剑与其他部分员工与相关方,并不包括董事长陆正耀,这与他在内部调查时不进行深度访谈、不交出手机电脑等通讯设备有关。

外部董事促成在董事会召开前一夜发布造假调查结果,也是希望对外界陈述相关事实,从而向在2日召开的董事会中进行投票的管理层董事成员进行施压——站正义还是站资本?外部董事的用意是,“大家都看着呢,看你们怎么投。”。

不过,结果似乎毫无悬念。陆正耀自身必须回避的情况下,7名董事会成员中,其他3名管理层董事必须有一个人投赞成票,对陆正耀的罢免才能实现。如果2日罢免陆正耀未实现,最终在7月5日还是会对陆进行再次罢免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董事席位如何左右瑞幸的未来?那么,为何陆正耀与机构股东的角力都集中在董事会上?因为董事会在公司治理中扮演着根本性作用,也对利益分配享有优先决定权。

直到陆正耀对瑞幸的控制权易主之前,也就是易主后的大股东召开特别股东大会提名新任董事之前,陆正耀都能够控制住董事会的多数席位,这其中十几二十天的时间缓冲带,能为陆和公司价值分别带来什么呢?

先来看看董事会的设立目的,无论欧美和中外,都只有一个:最大化公司的长期价值,并监督经理人。

而这个目的,通过决策和监督这两个方式来实现,可以分类为战略计划、资本配置、长期目标、管理层考核、人力分配。

陆正耀在7月5日召开股东大会重组董事会,如果说目的是为了最大化公司的长期价值,市场和投资者抱有疑问;如果为了监督职业经理人,此时也不合情理。

有一点要注意,陆正耀目前依旧是瑞幸的最大股东,从股东至上的角度来看,最大化瑞幸的长期价值可以等同于最大化其个人价值。

要通过董事会才能实现的最大价值,那就必然牵涉到经营、人事与资本决策。

行业竞争来看,咖啡业务目前的经营策略不需要短期变动、陆也并非有志于此,人事也即决定职业经理人的构成,依旧是长期才能见效的抓手,如此急迫的改组,大概率不是为了去决定谁来当CXO们。

那么只剩下资本决策。资本决策包括财务与股权的决策,做一个大胆猜想,尤其是私有化上,陆正耀或许已经有所盘算,只不过现任董事会不支持,因此要改组以便通过他的资本运作决议。

如果陆正耀在7月5日成功改组董事会,至少对于董事会本身而言,控股股东在董事会一家独大的局面,并不利于健全瑞幸的内部治理,而这一点,对于有过造假污点的公司而言,尤其重要。

如果如外部董事所愿,陆正耀在7月5日改组董事会失败,那么机构股东会选出新任董事长,并且力推在下次股东大会上顺利通过。

因为董事会作为最高管理机构,能否起作用,取决于谁坐上董事席位,机构股东也有他们的利益诉求。

目前瑞幸的董事会席位,在“铁三角”决裂之前,显然是由内部董事和非独立的外部董事构成,对于大股东如陆正耀、机构投资者的制约显然不够。

如果机构股东能够在股东大会上扳回局面,那么接下来,对于瑞幸的内部治理而言,需要更加独立的独立董事和更为完善的委员会制度,新任董事会应该代表并且平衡所有股东利益诉求,而非控股股东。

根据瑞幸的公司章程,要罢免董事,需要除该名董事之外,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其他董事投赞成票。

7月2日的董事会上,那么至少要5个人同意对陆正耀的罢免议案,陆的阵营中需要有一人倒戈,显然概率极小。

变数还在7月5日的股东大会。选举新任董事已是定局,因为陆正耀家族与钱治亚家族的投票权在其质押的股票被债权人清算后,已经低于50%,投票权超过40%的两家机构股东有机会拿下股东大会的议案。

当然,两方都没有胜券在握的信心,争取中小股东的支持,成为了这场股东大会的胜负手。拿下股东大会是为了决定董事会的话事人归属。


股东可以通过股东大会制度对管理层施以影响力,但毕竟间接,董事会才是最核心和最直接的控制中枢所在,也是各方利益诉求的角力场。
特意跟你分享/打赏偶鼓励下呗!
丰乳肥臀

写了 80 篇文章,拥有财富 348,被 0 人关注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